刘天放:小学恢复午托的呼声当引起足够的重视

 

  作者:刘天放

  26日是开学首日,中午放学后,东莞万江中心小学周边却聚集了不少“无处可去”的学生。记者连日走访获悉,此前校外多所接送站都设有近百张午休床位,但万江街道办年前要求辖区内各接送站从本学期起,只能设置30张床位,以致一床难求,托管费更是普涨30%-50%。(2月28日《羊城晚报》)

  对此,万江街道办宣传教育文体局回应称,接送站的收费是自主定价,不由政府定价。现已收集各公办小学意见,正在形成万江街道公办小学校内午间服务的指导意见。其实,小学生午托难,还不仅限于这所小学,也不仅限于东莞,全国很多城市的小学均遭遇过“午休床位”告急,托管费普涨甚至暴涨,或是午休期间孩子无处可去的尴尬。

  就拿东莞的这所小学来说,不仅小学周边几个较大型的接送站,每个接送站里面设置的床位都在100张以上。30张床位的“限床令”也就意味着,超过七成的学生被拒收。而这家街道办在没有拿出有效的替代措施安置好孩子的情况下,就下了一道“限床令”,这无疑是让孩子们“无处可去”,无床可用。

  的确,目前各地的午托机构,证照齐全的不多且超员经营严重,对孩子的饮食、居住、消防等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。可是,如果孩子们午间不去这些地方,又能去哪里?有些学校具备完善的午休条件,而有些学校不具备这样的条件。例如,万江的9所公办小学此前一直都没有开设校内午托服务,因此在学校食堂、学生宿舍等硬件方面都存在“先天缺陷”。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学校没有午托提供,社会办午托机构也“一床难求”,那么孩子们去哪儿?

  广东省教育厅和东莞市各部门,都曾单独或联合下发过文件,鼓励学校与第三方社会机构合作提供校内课后服务,而午托就是其中的一种服务。遗憾的是,有些学校没有午托服务,却对与第三方社会机构合作根本不感兴趣,也没有动力。如此,在这些学校读书的孩子们当如何是好,难道非要让家长把孩子中午接回家,下再送回来吗?

  事实上,东莞这所小学遇到的问题,也是全国不少地方的学校同样面临的问题。而且,还不仅限于午托,晚托,即小学生下午3、4点钟放学后家长没时间接孩子,孩子们需要暂时到其他托管机构临时被“寄存”,也是其中一种。当然,相比晚托,午托的压力更大,也更普遍。因此,不少家长要求公办小学开设校内午托服务的建议,并不是无理要求,而是正当呼声。遗憾的是,现实中,有些学校的办学条件不足,在开设午托必备的食堂、宿舍等硬件方面,都存在缺陷。

  然而,既然有缺陷,那就想办法补齐。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一些孩子们中午扎堆在校外?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允许,否则,就将给孩子们的安全带来巨大隐患,一旦出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虽然万江街道办宣传教育文体局表示,针对部分家长反映的意见,已做好登记汇总,并要求学校增强担当意识,从缓解家长午间接送困难,保障学生安全的角度出发,对学校现有条件做好摸底调查,……还已要求有关社区积极创造条件与第三方合作,缓解辖区午休午托服务的承载压力,可是,问题暂时被解决,那么以后再出现怎么办?

  可见,最好的补齐办法就是:积极回应家长们的诉求,让所有公立学校,尤其是小学,恢复午托。对那些尚不具备条件的学校,一定要增加投入,使其达到标准。事实上,家长们的诉求并不为过,相反,还很有道理。关爱午休有困难的孩子,就是在为下一代、为我们事业的接班人服务,从这点上来说,就是困难度再大,也要想办法解决。对此,希望那些不具备午托条件的学校都重视起来,尤其是教育主管部门。

海口网 http://www.hkwb.net [来源: 齐鲁网] [作者:刘天放] [编辑:王思畅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