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消特长生招生:教育公平容不下“成功捷径”

  作者:杨朝清

  近日,教育部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要求: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,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。

  作为招生考试制度的有益补充,特长生招生为广大学子提供了一个“破格”的机会,也让更多学生有机会享受优秀的教育资源。但这一渠道,也被一些人钻了空子。在财富、人情、权力的浸润下,一些原本需要考生靠实力说话的事情,逐渐上演了 “变形记”,变的唯利是图,而忽略了最重要的实力。当机会公平得不到守卫,特长生招生的制度善意被渐次抽离。

 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,特长生招生沦为一种“拼爹游戏”“权利游戏”。在利益的驱动下,拥有较多社会资本的考生不惜通过弄虚作假的手段来获取“特长生”的身份,用财富、人脉和社会关系铺路,享受加分入学的便利,相比之下,那些普通人家的考生只能“望特长生兴叹”,严重损害了应有的社会公平。

  有人利用金钱来获取便利,就必然有人在金钱的驱使下提供便利。在特长生招生变味的背景下,这种招生制度也逐渐变为某些人士敛财的渠道。从人脉铺路、金钱开路,到加分入学,这种变了味的特长生制度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条。

  受教育机会的低洼不平,不可避免会损伤教育公平。“出身越底层,上的学校越差,找的工作越差”的“下沉螺旋”现象一旦形成加剧,就会扩大阶层之间的鸿沟。在一个改革和创新的时代,“寒门难出贵子”不应该成为常态。“取消特长生招生”斩断了畸形的灰色利益链条,用强有力的手段来守卫教育公平,从教育资源到招生分数,都应该尽力避免这种不平衡。

  教育作为一种社会流动的路径,承载着公众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追求,同样,招生考试制度作为一项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公共政策,牵一发动全身,需要小心谨慎,全面考虑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“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,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”实现了“问题意识”与“过程意识”的有机结合,既看到了特长生招生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弊端,也人性化地提供了过渡地带和缓冲地带,对于那些有真本领的考生来说,避免了“一刀切”可能会带来的损伤。在取消特长生招生已经势在必行的前提下,“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”则为他们的利益诉求提供了一个出口。

  “取消特长生招生”归根结底,在于教育公平容不下少数人不公正的“成功捷径”。通过招录制度的改革与创新来释放利益空间与发展空间,有助于促进社会流动,增强社会活力。(杨朝清)

海口网 http://www.hkwb.net [来源: 齐鲁网] [作者:杨朝清] [编辑:王思畅]